限制級空調_瓜仔真愛粉

【門杏】不期而遇

絕對ooc
含自創角

最初的心情是有點害怕、有點厭惡的,因為那個總是給我壞臉色的老師。

穿梭在學校各地,只是為了尋找要參與訓練的成員。

有時候他們會全員聚在約好的場所等我,有時候他們只會有一兩個到場…。然而即使人沒到齊,該開始的訓練還是得開始。

然而在訓練時,我最害怕的不是沒人來,而是…

『轉校生,你自己一個在這裡做什麼?』充滿威嚴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我的頭皮瞬間發麻,我知道,最不想遇到的人,又來了。

『老師好,我正在尋找約好要一起練習的成員。』我轉過身向老師微笑問好,我猜我的笑容有些僵硬,不然他的眉頭也不會鎖得那麼緊。

『這裡怎麼可能找得到訓練對象呢?作為一個製作人還是不太有眼光啊!』他嘆了口氣,一如既往的指出我的缺失。

我當然知道自己仍有所不足,也很努力的學習、嘗試,但一面對他無奈的、失望的目光,我內心的焦躁及厭惡就更加濃烈…不想遇到他啊…。

『…謝謝老師的指正,我會注意並改正的,那我先離開了老師再見。』委屈的情緒籠罩在我心頭上,我迅速低下頭向老師道別也順便隱藏不小心泛淚的眼眶,然後扭頭就背對著老師快速離開。

我不敢再看老師的表情,也不想再看,【為什麼我可以這麼討厭門老師…】對我失望的表情…

++++

坐在學校附近的海景咖啡廳裡,一邊看著外頭湛藍的海面一邊思考著之後的訓練對象與內容。

這裡的咖啡廳不算大,裝潢上卻從視覺上增加了開闊感,色調也以和大海相稱的藍白色系為主。

不過度繁複的裝飾、朝海那方幾乎整面赤裸的落地窗,再加上好喝多樣卻價格宜人的飲品菜單,使我已經把這裡當作舒緩情緒的港口。

『小杏,你今天臉色不太好呢』一名年輕的長髮女孩端著一壺剛煮好的水果茶坐到我對面的沙發,一臉擔憂的直望著我。

她是這家店的擁有者,調兒,雖然因為年紀而常被誤認為是打工小妹,但只要相處過就能確實感受到她確實擁有身為一名老闆該有的氣場及眼色。

『唔…被討厭的老師釘了…』雖然年紀相仿,然而看到她,就有種不由自主想撒嬌的心情,就像大姐姐一樣…。

調笑了笑,為我倒了杯暖身的茶,又放進前端裹著蜂蜜的玻璃攪拌棒。

身為我常光臨的咖啡店的老闆同時也是我好友的調兒,自然會和我聊幾句生活上的雜事,也知道我最近究竟為何所困。

『門老師只是比較嚴格了些,其實他對學生的心情可是很溫柔的。』她將茶杯遞給我後,溫柔的摸了摸我的頭。

我也是知道的,學校裡兩名最常接觸也是僅有的偶像科兼製作科的老師,佐賀美老師和門老師雖然表面上各有各的獨特風格,對我們的事卻是永遠都那麼上心。

『我懂…只是…』我好希望能至少有一次被他肯定,就算是一個點頭也好…。

越來越小聲的話語被悶在心頭上,有點苦澀有點羞恥的祈求無法就這樣脫口而出。我只能低著頭,小口小口的啜著香甜的熱茶。

『老師他呀…』

“叮鈴”

調還沒說完的話語被開門的鈴鐺聲打斷,她對我有些抱歉的笑了笑,起身回吧台為剛進門的客人點餐。

我偏過了頭,兩眼無神的看著落地窗外的大海。

今天的天氣不差,近灘的海浪一波一波規律的打在沙灘上,規律的…與我逐漸放緩的呼吸同步…

++++

『認真做的話,還是可以做得不錯嘛。』熟悉的嗓音說著從沒說過的話語,那雙總是拿著公文和筆的手此刻正環著我的肩,聲音與雙手的主人身上微微的冷香充斥鼻間。

而我,不由得陶醉其中,腦袋無法思考只能睜著迷濛的眼,仰頭看著那人難得的、溫柔的笑容。

『…別總是用這麼可愛的神情望著我,我會忍耐不住的。』他將我頰邊的髮絲勾到耳後,微涼的手掌捧著我臉頰,然而眉頭卻又皺成我平時最不喜歡看到的模樣。

我鼓著臉頰,伸手想推平那皺褶,他卻擒住我的手,低頭輕輕的吻住我。

“門老師…親了我…”我半瞇著眼,腦子裡只剩下這個念頭。

明明只是嘴唇與嘴唇的觸碰,並沒有過多踰矩的深入,卻已經足以令我渾身發軟,只能將全身的重量倚在他身上,並用他鬆開的手緊緊的揪住他的衣領。

他收緊了環著我的雙臂,將我困在他溫柔而有力的懷抱中。

『…討厭』我伸手反抱住面前這個令我心跳失速的男人,將自己的臉緊緊的埋在他的胸懷中。

『老師真的…最討厭了…』

為什麼要讓我這麼在意你…

『討厭死了…』

總讓我因為你的一句話七上八下的…

『…為什麼讓我那麼…』

那麼的喜歡著你…

『…我喜歡…門老師你啊…』

++++

輕柔的觸感撫過我的雙眼,我緩緩的睜開我的眼睛,只看到一片朦朧。

我哭了…?

『小杏?做惡夢了嗎?』我揉了揉眼,一旁的調兒輕輕拍了拍我的頭,將她的手帕遞給我。

“原來是夢…”我有些晃神。

『唔…不算惡夢吧…』我搖搖頭。『我剛剛有發出很大的聲音嗎?』

『沒有喔!』調兒笑著回答。

『真是,在別人的店裡睡著還哭花了臉,這是一個專業製作人該有的樣子嗎?』跟夢裡一樣的聲音突然出現,我驚訝的往聲音傳來的方向一看,站在調兒身後的,果然是門老師…。

『…』看著他的臉,雖然臉色一如既往的臭,我卻因為想起了夢到的內容而心跳加速、滿臉通紅,只能低下頭,掩飾我因害羞而不能直視他的眼神。

『…算了,畢竟都放學了,也不能一直逼著你。』他一邊說,一邊坐到我對面的沙發。

意料之外的話語令我驚訝的抬起了頭,才發現他居然露出和夢中一樣溫柔的表情。

『剛剛門老師來的時候,一看到你睡在這,連餐都還沒點就急著走過來脫下西裝外套蓋在妳身上呢。』調兒邊說邊指了指我腿上的外套,我訝異的看向門老師,只見他撇開視線,嘖了一句多嘴。

『謝、謝謝老師…』不知怎麼的,我只覺得本來比較平復的心跳,又開始加速了。

門老師沒有回答,但我卻注意到他的耳朵紅得像快滴血一樣。

『對了。』調兒突然湊近我的耳旁,『你剛剛的告白,門老師都聽到了呦!』

『什、什麼?!告白?!』

『其實我也沒聽到,只是門老師剛剛幫你蓋外套時停頓了一下,似乎很仔細的在聽妳說夢話,一下子臉黑的像要LD一樣,一下又瞬間散發特訓+50的氣場,我就猜想你估計說了什麼類似告白的夢話吧!』

我回想了下剛剛夢境的內容,雖然內容已經有些模糊了,但……

『我喜歡…門老師你啊…』

夢醒前的那一句卻是怎麼清晰無比。

有你在的跨年

  即將邁入2017年的前一小時,我邊划著手機看著網路上大家的相互祝福及道賀,一邊懶洋洋的側躺在沙發上。若是他看到又會有點苦惱的念我這麼坐很不女孩子,一點都不防備身為男孩子的他吧。

  「懶散的不像以往的跨年呢!」腦中莫名浮現這句對自己的吐槽,不過似乎也沒有什麼特別需要歡慶的理由。一個人的房間在外頭熱鬧的煙火聲對比下,似乎比平時大了不少。

  "如果…你也在就好了…"有點寂寞的自言自語不自覺從口中飄出,也許我本來就不希望他能在這個時間點工作,甚至可以說我根本不希望他從事這種必須時常不在我身旁的工作。

  他光鮮亮麗、充滿活力的外表,一顰一笑總是吸引著各界的目光。他所屬的團體是這麼的強勢,可以在這時候登上舞台絕對是靠他們的實力取來的,只是…一個人窩在兩人同居的家裡,這樣的寂寥也許就像強酸一樣侵蝕著我的心,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會說出「你們可不可以不要那麼有人氣?」這樣不成熟的話語。

  "嵐…"自從在一起後,對他依然改不掉「姊姊」的稱呼,有時候他會露出有點無奈的眼神,但是更多的依然是對我的寵溺以及溫柔。只有在這種自己獨處時,才能這麼自然地喊出他的名字。

  隨意的將手機放在茶几上,翻身將自己的臉完全埋在椅背裡。好想好想對他撒嬌、好想好想第一個當面對他說新年快樂,可惜這大概也只是個無法實現的妄想吧…腦袋有點昏沉,抱緊懷中滿滿都是他味道的抱枕,他什麼時候才回來啊…

  半夢半醒間好像聽見了開門的聲音,微微抬起頭看了下玄關,空無一人。又抬眼看了下牆上的時鐘,11點45分,不應該是他會回來的時間,無力地躺回睡暖的沙發,突來的委屈感酸了鼻頭,刺激了淚腺。

  "嵐…人家想你了啦…"從沒對本人發出的撒嬌,用著連自己都沒發覺的埋怨語氣說出,好像被全世界遺棄一樣的難過…,不,比起被全世界遺棄,更害怕更受傷的是發現他再也不希望我待在他身旁。

  一雙手突然從後抱住了我的腰,被嚇得清醒的我剛要尖叫,卻因為這熟悉的氣味而愣住。

  "你回來了?!嵐??"急忙想轉身確認抱緊自己的男人不是幻覺,卻發現身上的手抱得更緊。

  "姐、姐姐…你抱太緊了啦…"雙手覆上環在腰上的手臂,有點不敢置信也有點開心,他在跨年前回來了呢…

  他微微放鬆抱住我的手,卻將唇貼在我耳廓輕吻著,"再叫一次我的名字。"有些強硬的命令語氣如此近距離的傳入你耳中,與以往不同的低沉嗓音震麻了我的耳膜,還有我的心。

  "…嵐"小聲的叫出我幾乎沒在他面前出口的稱呼,臉微微發熱,眼眶也因為害羞而不小心泛起水氣。

  我第一次知道,原來「害羞」這種心情到了一個極致,可以惹濕一個人的眼。

  他輕笑了聲,濕潤的熱氣隨著他的呼吸撫在我的臉側。本來寂寞得有點巨大的空間只因為他的存在,瞬間縮小成一個剛好溫馨的大小。

  "你餓不餓?要不要我幫你熱點吃的?還是去沖個澡,換身比較舒服的衣服?"貪戀著現在的溫暖,卻也想起他剛回到家的疲憊,我有點疑惑身後的毫無動作,偏過頭一看,他果然抱著我睡著了…

  "姐姐,起來洗洗再睡吧?"翻過身正面對著他的你有點慶幸當初在購買家具時,為了舒適而咬牙買了較為寬大的沙發床。"姐姐、姐姐…"輕輕推推他,我有點疑惑,他真的睡那麼熟嗎…還是…

  "嵐…"湊近他耳旁,我軟軟的喊出他的名字。

  他一個翻身壓上我,柔軟的不像男孩子的雙唇重重的吻了我一口。"雖然人家平時喜歡聽妹妹喊人家姐姐,但是叫名字我會更開心的。"前一句還一如平時撒嬌的語氣,後一句就瞬間轉硬氣,我微鼓著臉,有點羞澀又有點想笑,世界上怎麼可能還會有人比他更能讓我臉紅心跳呢?

  稍稍仰起頭又看了下時鐘,11點59分,一個很剛好的時間。

  他隨著我的目光一同看向時鐘,又笑著用他如同往常溫柔的眼神與我四目相交。

  "3、2、1,新年快樂!"歡迎著新一年到來的歡呼聲,以及煙火在天空綻放的聲音遠遠的從窗外傳來。

  "新年快樂"、"新年快樂"我們不約而同地笑著說出祝賀並抱緊了對方,滿滿的幸福感充斥在心中,可以陪著他一起迎接新年,真好。

未完待續

—與他尚未發生也不會發生的故事。—

第一人稱
杏=我
主觀認知的角色所以大概ooc

要向你說出這樣的心情,說是容易嘛,也是掙扎許久,要說是困難,卻也只是幾個音節就能表達出來的事。

早已預設好你的第一反應會是否定的,也做好了萬全的心理準備,只是當你慌亂的表情映入我眼中,我的眼淚還是忍不住掉了下來。

你一直都當我是妹妹,這我也是明白的。可以與你那麼親近的聊著,也是因為我們兩人都不認為會有特殊的情愫萌生。

也許就是因為開場太過絕對,才會導致結局的失控。

急忙擦乾淚水後,除了為我的表白道歉,也只能用力笑著向你道別離場。

來不及也不敢看身後的你是什麼樣的表情,只能拋下你和自已受傷的心匆忙逃去。

///////////////////////////////////////////////////////////////

喜歡上你,是意料之外、計劃之外的插曲。

打開這道大門剛開始也只是為了重生與尋找面對自己的勇氣,只是與你處久了,不知不覺也把太多東西遺落在你身上,我的一只髮夾、某個可愛吊飾、愛用的護唇膏…還有那顆青澀的少女心。

總是掛著親切微笑的你好像很好親近,然而認真交往之後才發現,原來你是所謂的「外熱內冷」。

不論怎麼努力好像總是碰不到你的心,發現自己好像喜歡上你以後,想完全觸碰你的心情也更加的強烈。

”是不是要認真地表白心意才有機會接近你?”

這樣的問題開始盤旋在我心頭…

///////////////////////////////////////////////////////////////

放學後我又默默走回向你表白的花園,靜靜坐在花台上,微風帶起頰邊髮絲,溫柔的觸感就像你笑著幫我撫順頭髮的指尖一樣。

”也許喜歡本來就是這樣參雜著甜蜜與疼痛的事物吧”

被拒絕、被推開也停不下想著你的思緒,即使一輩子都不可能觸碰你也想抱緊這樣認真珍惜你的心情,因為你是我最重要的姐姐呀,是我即使會受再多傷也不願意放棄的鳴上嵐。

輕輕揚起原先沉重的嘴角,今天被拒絕也沒關係,明天、後天、大後天、大大後天…無數個未來的每一天,我也要跟在你身旁對你微笑,努力跟上你向前的步伐,努力…到達你也能好好看向我的那天。

因為你是喜歡努力的孩子的鳴上嵐呀。


               ——致為我寫下屬於我的HE的記者和我最不願意放棄的鳴上嵐

冬天的下課記事

杏=我
第一人稱
主觀認知中的角色,大概ooc

微冷的空氣記錄著時間的流逝,不知不覺也進入到銀白聖誕的前夕。

第三節下課,老師前腳才剛踏出教室,我便迫不及待的從後門溜進2B的教室。調皮的向身邊還在教室裡的同學們打pass請他們假裝沒事,再躡手躡腳地從你身後靠近。

男孩子的肩背似乎就是比女孩子寬闊,看上去總是特別有屬於男性剛強的感覺。然而也並不是每個男孩子都會讓我想貼近依靠,會有這樣軟弱的、撒嬌的心情,也只是因為對象是我最喜歡的你吧。

用微涼的手輕輕摀住你雙眼,有點撒嬌的在你耳邊問出猜猜我是誰這種傻傻的問題,背對著我的你很配合的沉吟了一下,然後用著有點驚喜的口吻回答”是妹妹對吧?”我都彷彿可以看見你現在的表情大概是溫柔的微勾著嘴角,一臉寵溺的縱容我的玩心。

放下摀住你雙眼的手,將身體往前微傾,改為輕輕摟住你的脖子,並用臉頰輕蹭著你的耳側。

”被妹妹這樣子撒嬌,姊姊是很高興也很喜歡,但被看到可是會被說教的呢!”即使這樣說著的你,卻也沒有將我推開的動作,反而還用那雙比我大的手掌包著我的手,為我取暖。

”唔…放開會冷。”有些鴕鳥的埋進你肩側,任性的聞著你身上令我安心的氣味,汲取著你像冬陽一樣溫暖的體溫。

身體稍稍因為你的溫度而變暖,內心也因為一直重複吶喊著喜歡你而發熱著。”喜歡你、喜歡你、喜歡你、喜歡你…”平時砰咚砰咚的心跳聲因為你在身邊,而變成了一句句告白,再蹭蹭你,只剩下兩分鐘的下課時間…。

突然的,你站起身子並轉過身來捧著我的臉頰。而我因為你意料之外的舉動只能傻睜著雙眼,茫然地看著你。

如我所料的溫柔神情、帶笑的注視使我的雙頰開始泛熱,”姐、姐姐…”害羞地垂下雙眼,我大概、臉紅了吧…

”等等中午一起到花園那用餐吧?妹妹不是說給姐姐做了炸雞塊?”我點了點頭,而你則輕輕的為我順了順瀏海,總是用這麼溫柔的語氣對我說話,是犯規呀…

被你用你的圍巾圍著裸露的頸部,鼻腔滿滿都是你的氣味,你笑著說這樣就不會冷了,我再次點了點頭。不是因為圍巾,而是因為心跳…大概只能暫時重複著鳴上嵐這三個字了吧…